時尚娛樂
当前位置:時尚娛樂 > 時事熱點 > 正文

鬥魚“鬥”不動了?

鬥魚“鬥”不動了?

在虎牙登陸美股近壹年後,鬥魚的 IPO 進程終於也接近完成。從港股到美股,鬥魚的 IPO 之路並不順利,正如它在過去壹年所經歷的那樣。

中國經營網 2 月 19 日報道,鬥魚在北京的辦公地——優盛大廈 7 層已經人去樓空,壹位接近鬥魚的工作人員表示,此為去年底鬥魚人員調整所致。

鬥魚“鬥”不動了?

圖片來自中國經營網

去年 12 月,鬥魚就曾傳出深圳分公司海外部門裁員的消息,(投黑馬Tou.vc專註於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涉及 70 余人,但當時鬥魚稱是正常的人員結構調整。

如今看來,情況要更加糟糕,AI 財經社報道提到,此次裁員中,鬥魚市場部 80% 的員工已經離職,之前三十多人的團隊目前僅剩七八人左右。

這種情況並不尋常,因為壹直以來,鬥魚在遊戲直播領域都是風風光光的領頭羊。

鬥魚“鬥”不動了?

2017 年 D 輪融資時鬥魚披露的數據顯示,其 DAU 近 3000 萬,月活近 2 億,已在細分領域占據超過七成的市場份額,2018 年 3 月 8日,鬥魚再獲新壹輪 6.3 億美金融資,騰訊獨家投資,鬥魚 CEO 陳少傑也自豪地宣布,鬥魚已經進入了完全盈利的狀態。

彼時,鬥魚的市場預計估值在 250 億~300 億元(30 億美元)之間。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鬥魚在 2018 年運營、資本層面上的跌宕。

主播方面,比惡意轉會更讓人受傷的,是主播的“倒掉”,畢竟跳槽還能有壹筆天價違約金,但自己“作死”就只能是啞巴吃黃連,過去壹年,出現的幾次大型負面事件,均來自鬥魚。

甚至,陳壹發被封後,出現了直播間依然能打賞的情況——在 2018 年 9 月 11 日,也就是陳壹發開播四周年紀念日當天,粉絲在其直播間刷禮物總額超過了 20 萬元。

除此之外,“蛇哥”“韋神”“天堂劫”等主播因欠薪手撕鬥魚,比賽期間網貸廣告刷屏等事件,都暴露了鬥魚在管理方面的不足。

鬥魚“鬥”不動了?

終於,鬥魚 App 在 10 月份遭遇全網下架,有消息稱網貸廣告刷屏是“最後壹刻稻草”。在半個多月後,App 恢復上架,但損失已不可挽回,根據 Apple Store 的規定,應用下架期間無法進行內購。

相比較前兩年在遊戲直播壹騎絕塵的局面,如今鬥魚遇到了真正的對手,進入下半年,虎牙與鬥魚的差距進壹步縮小。

在完成最後壹輪融資,也就是騰訊那次“雨露均沾”時,外界給虎牙的估值僅在 15 億美元左右,而鬥魚至少是它的兩倍。

壹年過去,形勢逆轉。

GPLP 的文章中提到,CB Insights 的分析師對鬥魚的估值為 15.1 億美元,而商業信息提供商 Crunchbase 表示,從該公司的籌資總額來看,估值為 11 億美元,縮水壹半以上。

直播市場,尤其是遊戲直播市場在 2018 年經歷了慘烈的洗牌,留下的主要玩家僅剩虎牙與鬥魚兩家。(投黑馬Tou.vc專註於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前者,背後是整個 YY 集團,以及秀場直播的盈利能力;後者,則是武漢政府的力挺。

和虎牙相比,鬥魚的 IPO 之路顯得不那麽順利。

此前,鬥魚曾無限接近於港股上市,但最後,鬥魚還是選擇了美股,與虎牙同臺競爭。

這與虎牙當初選擇美股的原因如出壹轍,《證券時報》文章中曾提到,香港政策在接納同股不同權的公司上市時,相關擬上市公司的上市最低預期市值不少於 400 億港元,如果預期市值低於 400 億港元,申請人在最近壹個財政年度必須錄得 10 億港元的收益,而無論是虎牙還是鬥魚,均未達到相關要求。

如今兩家在美股狹路相逢,鬥魚畢竟晚了壹年,“遊戲直播”第壹股之類的口號也不好再喊,不過後者在美股的這壹年也頗為跌宕,上市之初,在“遊戲直播第壹股”這個名頭的渲染下,虎牙市值壹路走高,壹個月內就攀升到了 80 億美元,但隨後便開始了壹路下跌,如今市值穩定在了 40 億左右。

鬥魚“鬥”不動了?

從數據來看,鬥魚相較虎牙依然有著領先,且鬥魚的“造星”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每次遭遇挖人、跳槽後,鬥魚都能通過砸錢上節目等手法把新的主播推到臺前,估值反映的,也許是資本市場意識到,在如今的監管及經濟形勢下,鬥魚前景充滿不確定性。

據天眼查資料顯示,鬥魚主體公司“武漢鬥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 月 9 日發生多項變更,奧飛動漫董事長蔡東青、微影資本創始合夥人唐肖明、招銀國際余國錚均退出董事行列,同日湖北長江招銀成長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深圳市招銀共贏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等退出股東行列,變更後最大股東為鬥魚 CEO 陳少傑,持股 35.15%。

鬥魚“鬥”不動了?

值得壹提的是,奧飛動漫董事長蔡東青是鬥魚的天使投資人,2014 年,(投黑馬Tou.vc專註於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鬥魚剛剛從 A 站獨立,就拿到了蔡東青 2000 萬的投資款。投資方在上市前夕選擇退場,意味著什麽不言自明。

從“千播大戰”到惡意挖人,短短幾年,直播行業經歷了太多。如今,沒有資本的催熟,直播市場也終於進入到了相對理性的狀態。如今行業普遍認為,遊戲直播和短視頻是當下最有希望的兩個細分領域,而鬥魚與虎牙的兩強爭霸,還遠遠不會結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