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
当前位置:時尚娛樂 > 時事熱點 > 正文

再見,羅永浩!再見,錘子!

再見,羅永浩!再見,錘子!

2月28日,很久沒有露面的羅永浩又小小刷了壹次屏。

天眼查數據顯示,羅永浩先後於2月5日和2月28日退出天津雲上漫步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天津雲上暢遊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股東行列。實控人變為王威。

這兩家公司就是羅永浩去年12月“企圖”搶占微信大餅的聊天寶主體公司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的間接控股公司。聊天寶的前身叫“子彈短信”——壹款猶如彗星般的產品——闖入人們眼簾時耀眼奪目,但不久就消失在蒼茫宇宙深處。多像在為羅永浩壹語成讖。

至此,壹代最亮眼的“網紅”羅永浩看上去要全身而退了。

世上已無喬布斯

語言的巨人通常是行動的矮子。羅永浩似乎又壹次證明了這壹點。

八年前,羅永浩微博發了壹條消息,宣稱將註冊壹個新公司,做手機。

此前,做了5年新東方英語培訓教師的羅永浩在2008年7月成立了自己的英語培訓學校。顯然,做回老本行的羅永浩已經厭惡了三尺講臺的枯燥與落寞,他渴望生活在聚光燈下已經到了急不可耐的地步。

2011年9月,羅永浩悍然挑起了“西門子冰箱門”事件,隨後在長達四個月的時間裏以北京國貿為中心發動了微博聲討、登門挑戰、怒砸冰箱、媒體發布等戰役,把壹個生活無聊、得理不讓人油膩壯年的形象演繹到極致。

直到他發現壹個激動人心的事業,手機。

雖然已經淡忘了許多,但我們依然依稀記得自從iphone出現後手裏擁有壹部智能手機時滿滿的滿足感。所以,當羅永浩2011年底情不自禁流露出,“我其實最想的是做手機”時,特別讓人理解。

只不過,壹言既出,生死未蔔。

這壹年,羅永浩40歲。諾大的智能手機市場看上去仍是蘋果獨步天下的時代,雖然距第壹代iphone上市已經過去6年,但2013年底iPhone4S在全球7個國家同時開賣時,1個小時賣出100萬部的場面依然令人震撼。

實際情況當然並非如此,覬覦這個龐大市場的挑戰者已經上路。比如比羅永浩大3歲的雷軍2年前已奮不顧身的投入其中,8個月前,雷軍公布即將投放第壹款小米手機時效果爆棚,壹天半的時間內預定32萬部。此後很長壹段時間,產能始終無法放大的小米只能采用所謂“饑餓營銷”控制銷量。

小米手機的出現,其實是發出壹個了壹個清晰的信號,就是智能手機平民化時代的到來,對業界來說,則意味著戰國時代纏鬥的開始。

此時的羅永浩卻陷入壹個極其宏大又自戀的臆想中無法自拔,即隨著喬布斯的去世這個行業已無可置疑的將由他帶領前行。羅永浩隨手舉出他的三大優勢:天才的工業設計理念,喬布斯附體般用戶體驗的清晰感受,登高壹呼應者雲集的病毒傳銷能力。三項疊加,失去創新靈魂的蘋果被超越似乎指日可待。

實際情況當然令人無語。當英語老師羅永浩當年還沈浸在牛博網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時,壹個叫陳明永的小個子四川人已經在深圳華強北電子市場令人眼花繚亂的櫃臺前看來看去,5個小時的穿梭令這個腦門錚亮的四川人逐漸看到壹幅清晰的畫面,關於未來手機的畫面。

當羅永浩造手機微博引發軒然大波兩個月後,陳明永的OPPO已經推出壹部實實在在滿足女性自拍美顏要求的手機。雖然此後很長壹段時間OPPO都被譏之為“廠妹機”。

2012年對華為手機來說並不是壹個吉星高照的年份,羅永浩並未將其納入視野似乎也在情理之中。雖然2003年華為就進入手機行業,但早年更多是以定制機生產商示人,直到2011年被媒體稱作“大嘴”的余承東接手。

余承東主掌華為後就不停的“放衛星”,但2012年的余承東始終灰頭土臉,推出的兩個機型均遭遇滑鐵盧。背後的原因與產品內嵌自己的芯片有關,當芯片技術問題解決後,華為在隨後的歲月裏高舉高打,發力商務市場逐漸蠶食掉三星的市場,以至於6年後三星在中國的市場份額由2013年的18.7%,壹舉下降到2018年的不足1%。

當然,三星失守中國市場有自身的原因,也有中國本土其他手機廠商的功勞,不能都算在華為壹家頭上。

自2012年4月曾經的英語老師羅永浩宣布成立公司做手機,到第三年5月20日正式發布第壹款手機,時間已經整整過去了兩年。兩年時間裏行業格局再次天翻地覆:

小米出貨量已從700萬臺爬升到6000萬部,銷售額從100億進入743億元,成為三星、蘋果之後的第三大手機制造商,等於用四年時間完成了行業顛覆者的逆襲;

oppo智能手機銷量也從900萬部手機達到3000萬部,不僅成為號稱最賺錢的智能手機公司,而且完成了自己的戰略定位;

華為則從3200萬部爬升至7500萬部,開啟了自己全球手機霸主之旅。

即便兩年後發布的這款手機也切實讓羅永浩感受到做實業的心酸歷程。羅永浩回來回憶,正式發布後,即便在繳納300元定金的前提下錘子T1訂單依然突破10萬部(有知乎作者推算為6萬部),直到7月以前,逃單率也只有2%,但9月以後,逃單率陡然上升,達到80%以上,等到10月量產手機可以敞開送到用戶手中時,這部手機幾乎已經被人遺忘的壹幹二凈。從發布會到手機上市,其間間隔長達4個月之久。

羅永浩是壹個勤奮的人,多年後壹直在反思失敗的原因。

他認為有兩點導致錘子手機“功成垂敗”。壹是輕視了整合供應鏈的難度;二是媒體不負責任的“抹黑”。

資金、供應鏈、人才、“錘黑”等確實是很大的問題,但在外界看來,最實質的問題羅永浩並沒有意識到,在壹個手機行業壟斷巨頭開始崛起的時代,T1定位不清晰卻是最致命的所在。

從羅永浩制做的多個廣告看,稱之為廣告營銷大師並不為過,比如為mini音樂節制作的英語培訓廣告足以媲美世界上最好的電視廣告,而在羅永浩列出的對自己影響巨大的書單中《定位》等營銷類書籍赫然在列。以此類推,羅永浩似乎應該深諳產品定位之道,但審視T1手機,人們卻很迷惑賣點到底在哪裏?

不容置疑的是,羅永浩為這部手機傾註了外人難以理解的熱情和心血,在細節上簡直操碎了心,但歷史上從來不乏細節出色卻迷失在戰略森林裏的產品。唯壹的解釋,就是羅永浩讓那個偉大的臆想迷失了心性。在這樣壹個臆想的驅使下,T1應運而生,所以T1在外觀設計、拍照、音響、軟件等各個方面全線出擊,羅永浩的內心獨白就是,iphone的靈魂已經由T1來續命。

這部手機的廣告語看上去也令人困惑不已:東半球最好用智能手機。當蘋果手機在世界各地長驅直入時,東半球怎麽可能畫地為牢?而當蘋果公司的iPhone 6推出後T1的廣告語更改的慘不忍睹:“我們眼中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機”。實際上,就在羅永浩微博宣告造手機的那壹年,余承東已經斷言,“我們只能做世界第壹的產品,因為世界第二的產品就沒有人能記住。”

羅永浩談及自己時,有句話說的特別好,他說,遇到那些能讓他折服的人時,他就會變得賤兮兮的,苗穎是這樣,喬布斯更是如此。

坦率說,錘子第壹款手機極具羅永浩個人色彩,與其說體現的是羅永浩的創業激情,倒不如說是創業公司缺乏足夠人才儲備的結果。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前華為榮耀手機產品線負責人吳德周的加盟,隨後發布的堅果手機逐漸抹去羅永浩的個人色彩而與其他品牌手機同質化,已是不爭的事實。

堅果手機突破百萬銷量之時,羅永浩牌手機已經宣告死亡。事實證明,世上已無喬布斯。

融資之痛

從投資者角度看羅永浩又是另壹番風景。

投資陌陌壹戰成名的鄭剛說的很實在。“當時認為就是壹個有理想的老師,因為我看他的背景,也確實是特立獨行,有自己獨特的思維,對產品有獨特的看法,他又講了他為什麽能夠成功。”

而面對投資者時,英語老師羅永浩也確實展現了不同於面對演講聽眾的另壹面。講的很實在,像壹個專業的產品經理,浮華盡去。

鄭剛描述當時的場景,“比如他說三星的這些外觀,上面有幾個洞,有幾個口,同時包括下面它也有好幾個洞,這裏面這個洞大小規則以及排列的次序各不壹樣,實際上他說這個對於美觀的人來講,對美學有追求的人來講是壹個很糟糕的事情。實際上壹個產品從想法、從設計到最後生產的過程壹定是壹個全產業鏈的協調,從公司內部來講也是,妳有設計、妳有打樣,妳有生產、妳有材料、妳有采購,妳有制造,還有工藝的過程,這些東西妳如果沒有壹個從頭到尾的壹體化的協調,這個產品可能從設計師角度來講他能設計壹個超級棒的東西,但是出來的時候壹定是打折的。所以說工業化制造的過程,如果妳沒有壹個從頭到尾的協調,妳必須是獨裁,沒辦法,否則妳做不出壹個精致的東西。”鄭剛說,“這點我聽進去了。”

吳向宏業也在自己的專欄裏說,“羅永浩那天亢奮不已地沖我突突了幾個小時,主題幾乎只有壹個,就是他怎麽地天生對手機等電子產品的好用度極為敏感,怎麽地鄙視市面上幾乎壹切而夢想創造出他心目中完美的那壹部手機。”但吳向宏的結論卻是,“他是如此成功地說服了我,以至於我立即決定不能給他投資。”

也許是遭遇過太多的拒絕,羅永浩自己的感覺卻是基本搞不定投資人。談到自己融資方面的失誤,羅永浩認為有兩點,壹是重視程度不夠。“實際上壹輪融資進來以後,妳就應該開始下壹輪融資了,但我卻不是這樣,可能半年以後才想起來要去融資。”面對“可以說了”的鏡頭,羅永浩這樣總結。

重視不夠也許是實情,這點可以從小米的融資規模和融資速度得到佐證。小米公司成立於2010年1月,到2011年8月第壹款手機問世時小米已兩輪多次融資,達4.22億元人民幣。此後,隨著小米手機量產的提升融資速度也陡然加快,從當年9月到2013年8月兩年中連續3輪融資近20億元人民幣。

當然,英語培訓老師出身的羅永浩,不能與已轉身做投資人的雷軍相提並論,所以搞不定投資人可能更是事實。不管怎麽說,這樣壹個節奏的結果便是使得錘子科技就像壹個天生癲癇病的患者,每隔壹段時間就會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2016年就頗有戲劇性。這壹年公司至少有兩次差點發不出工資,羅永浩甚至做出最壞的打算,“專門讓法務、財務按照國家的破產清算程序進行過演練。”羅永浩甚至跑去陌陌做主播推銷錘子手機、賺陌陌給的勞務費,個人借款近1個億得以維持公司運轉。

羅永浩說,剛碰到這種情況時,基本上什麽都不能幹了,滿腦子想的就是怎麽解決掉這個問題。不過,在經歷了類似事件不斷重演之後,羅永浩終於可以坦然面對,“即便公司明天倒閉,我照樣可以倒頭就睡,該幹嘛幹嘛。”

之所以這樣,骨子裏還有壹個更無奈的原因,便是這位看上去外表健談的英語老師自認有輕微的社交恐懼癥。

不過,在經歷了壹次次拒絕和偶爾的“待見”之外,羅永浩對投資圈也適時的表達出了自己的鄙夷之情。在他看來,正如各個行業都存在二八定律壹樣,投資圈八成以上的人和我們定義的傻瓜沒什麽兩樣,對投資基本不懂,有些人之所以成績還不錯,也只是跟在別人後面跟投,圈裏臉熟的原因。

2017年對羅永浩來講是揚眉吐氣的壹年。堅果pro手機終於攀上百萬銷量大關,更為重要的是,作為壹家創業公司,終於迎來10億級別的融資規模。

但產量擴大的壹個卻令資金鏈遭遇更嚴峻的挑戰。果然,半年以後,錘子科技在壹片形勢大好中崩潰。

成都成華區國資的6億投資即便在今天也仍然令許多人困惑不已,甚至破口大罵拿著納稅人的錢打水漂。實際上,如果梳理其中的邏輯,就會發現這原本是壹著妙棋,只不過成華國資實力不夠,在即將登堂入室的壹霎那折戟沈沙。

其壹,進入2017年,已改名堅果手機的堅果pro已經開始糾正羅永浩做“純粹”手機的執念,開始上道,也有望成功,事實上堅果手機破百萬銷售大關就是明證。

雖然從當年手機銷量排名看,堅果只在20位左右,但與二線品牌相比,堅果手機卻有相對明顯的品牌優勢,加以時日,排序不斷前移應是大概率事件。而在距成都340公裏之外的重慶就是除沿海之外西南地區筆記本計算機等硬件最大的制造基地,壹旦堅果手機銷量穩定下來,圍繞著手機產業鏈就會聚集壹大批相關企業,成渝區域成為中國手機制造的壹級未為可知。

羅永浩沈浸手機產業數年,該交的“學費”已然交過,接下來只能越走越順,加之其對未來的判斷,在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領域,成渝地區成為後手機時代新的制造基地當值得期待。

再者,羅永浩為當地招商引資也能起到相應的廣告作用,如果堅果手機穩定下來,羅永浩的正面形象也會被不斷放大,作用也會越來越強。

其三,羅永浩已經在模仿小米做生態,甚至可以帶起壹批不相關的企業,形成龐大的產業集群。

當然這個前提可是百億級別的投資,以及數以萬計人才的聚集。

羅振宇在對羅永浩漫長的6個半小時的采訪中曾說過,其實特別不希望羅永浩失敗,因為失敗不過是無數個曾經中的壹個,但成功了卻會給這個世界帶來點什麽。實際上錘子或者堅果手機的失敗其實也是這個時代的成功,畢竟壹個英語培訓老師的夢想和他的奮鬥已經給了無數人以啟示。

尾聲

拋開手機不談,羅永浩的演講散發著壹種能讓人痛快淋漓的能量。

這是壹種看上去不動聲色,卻因為直言不諱具有的力量。這種方式簡單粗暴,卻有壹種天然的幽默與智力上的優越感,讓人會心壹笑的同時似乎也具有了睥睨天下好心情。

有時就是壹把利劍,血濺三尺壹劍封喉。比如羅永浩與王自如的辯論中表現出的咄咄逼人,令對方毫無還手之力。

實話實說時代的崔永元以直言不諱獨步天下,但崔永元無意討好觀眾,所以更多的時候顯得孤芳自賞。而英語老師出身的羅永浩卻更在意他的觀眾,也就無法不去討好他的觀眾。這種討好是他知道臺下觀眾的G點在哪裏,懂得怎樣撩撥這個G點,也就是說,精通怎樣討好他的觀眾的技巧。比如時常急不可耐的連底牌都亮給觀眾的方式瞬間就拉近了與觀眾的距離。

但更多的時候他是以壹種自我調侃的方式來討好觀眾。“相聲演員”就成了看上去挺般配的標簽。但真正的相聲演員更多的是壹種才藝的展示,往往陷入壹種自輕自賤的狀態,當不知就裏的觀眾當真拿著相聲演員的要求看待羅永浩時,有時會被這個人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語所冒犯,猶如不小心抿了壹大口芥末,瞬間崩潰,結果便是漫長的謾罵和唾棄。

這也是為什麽羅永浩收獲壹眾粉絲之余,同時也收獲了眾多的鄙夷和輕視的原因。贊嘆與口水成為羅永浩揮之不去的標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