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
当前位置:時尚娛樂 > 時事熱點 > 正文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春節過後,已至三月,隨著《流浪地球》票房壹路飄紅,參與投資的相關上市公司也開始收獲各種回報。

截至北京時間3 月5 日 16 時,《流浪地球》在中國大陸地區上映 29 日的累計票房收入(含服務費)為 45.51 億元。

各家公司也開始陸續公布了自己的收益預估。(投黑馬Tou.vc專註於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截至 3 月 3 日,最大的出品方之壹中影集團預計來源於《流浪地球》的收益為 2.7 億元 -2.8 億元。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引人註目的是,《流浪地球》另壹出品方北京文化還未公告最新的數據,但根據該公司 2 月 11 日的公告,截至 2 月 10 日 24 時,影片累計票房收入約為 20.107 億元,公司來源於該影片的收益約為7300萬元至8300 萬元(最終結算數據可能略有誤差)。

如果按此比例計算,如今北京文化來源於《流浪地球》的收益約在 1.65-1.87 億元。

雖然相比中影是差了不少,但是對於北京文化的業績來說,也必然是2019年最大的壹筆主營收入了。

耐人尋味的是,這樣押中爆款和獲取大額收益的能力,卻似乎並沒有體現在北京文化的財報之上。

3月3日,北京文化對外發布了2018年業績快報,數據顯示,全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27億元,同比增長5.51%,但是全年營收僅為11.83億元,同比下滑達到10.46%。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凈利潤的增長幅度並不很大,營收卻下降了1成多,這對於2018年押中《我不是藥神》的北京文化來說,如此表現讓人大感詫異。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壹直無法“爆款”呢?人們不禁要問。

1

爆款無法支撐整年財報

自2月下旬至今,A股正好趕上了壹波上漲潮,截至3月4日,股指甚至壹度突破3000點。

不過,正當上證綜指以及創業板指數連續多天向上猛沖的同時,先後成功投資《戰狼2》《我不是藥神》以及《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除了春節後的壹兩天有上漲之外,自2月末至今竟然不漲反跌,截至兩周以來還跌了0.67%,遠不如整個大盤的表現。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從北京文化2018年報來看,因為《我不是藥神》30億+票房的助力,公司整體獲得了2.5億左右的利潤,但是這2.5億的利潤似乎被其他影片的表現以及其他業務條線的疲軟所拖累,並沒有幫到太多忙。

報告期內,北京文化營業總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了 10.46%,對此,北京文化給出的解釋是:“主要原因是公司藝人經紀收入較上年同期有所減少。”

從年報的具體情況來看,北京文化的藝人經紀業務主要由其收購的“浙江星河”開展。

公開資料顯示,這是由號稱“明星經紀第壹人“王京花所創立的經紀公司,旗下擁有陳道明、陸毅、柯藍、白百何、周韻在內的56位藝人,不論從藝人的咖位還是數量上來說,在國內都屬於壹線經紀公司行列。

如此大牌的經紀公司為何會拖累財報表現呢?

其中業績對賭是壹大根本原因。2018年是浙江星河文化完成收購業績對賭的第壹年。

2014年北京文化以7.5億元的價格100%收購星河文化,後者承諾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別完成業績4970萬元、6530萬元、8430萬元和1.04億元,後來果然承諾期內每壹年都完成了;至於究竟是通過實際表現,還是財務數據上的“增色“來達標,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結束對賭期後的2018年,星河文化上半年卻僅完成1108.43萬元,比去年同期的6206.64萬元下滑達到82.14%。

我們可以發現,浙江星河文化也陷入了中國公司常有的現象,那就是壹完成對賭就立馬業績變臉的慣性。

當然,平心而論,這樣的下滑也不能全怪星河文化,因為2018年年中因為崔永元的爆料,出現了藝人收入被監管封頂的政策變化,因此原本依靠藝人天價片酬而壹起發財的藝人經紀公司,也開始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局。

從最近已經公布去年財報的公司來看,超過50%的企業藝人經紀收入板塊都出現了大幅度下滑。

下滑最大的還不是北京文化,是已經控制權易主慈文傳媒,下滑幅度達到91.50%,從去年藝人經紀收入989.32萬元下滑到今年的84.94萬元,北京文化位居其後列在第二。

當然,除了藝人經紀收入的下滑,北京文化在爆款片之外其他影片的收入乏力也是壹大原因。

2018年的片單中,北京文化參與投資的電影包括《英雄本色2018》、《貓與桃花源》、《脫單告急》等,但是其中僅有《我不是藥神》和《無名之輩》票房算是獲得了成功,其余的影片要不就是虧損,要不就沒有貢獻太多利潤。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其中虧得最慘的無疑是5億保底的《二代妖精》,票房累計只有2.92億元左右,保底指標未能達成,但是北京文化在宣發用上先後出資高達3000萬元、9500萬元,累計宣發費用達1.25億元,而這個項目回收收入僅為3952.8萬元,所以虧損金額高達1.5億左右。

另外值得壹提的是,北京文化雖然每年都能押中壹到兩部超級票房大片,但是其余的影片不僅影響有限,而且數量上遠遠不足以支持北京文化的上市業績。

據貓眼電影專業版“公司榜”數據顯示,北京文化以137.55億元的累計票房暫居“電影公司主發行電影累計票房排行榜”第五位。

自成立以來,其主發行電影僅有11部,與其他電影公司諸如中國電影和華夏電影400余部的發行量有較大差距,與民營企業博納電影、五洲發行的190部和50部也有壹定距離。

因此,由於發行電影數量過少,票房又不穩定,公司的發行實力並沒有通過幾部爆款電影而獲得鞏固。

所以,綜上所述,雖然北京文化過去的爆款影片《戰狼2》《無名之輩》《我不是藥神》或是《流浪地球》的票房都極高,但是真的能夠落在北京文化口袋裏的利潤卻並不如外界想的那麽巨大。

相反,其他電影收入的總量由於數量有限而造成貢獻很少,而且其中動輒壹兩部的虧損就很有可能很大程度上抵消爆款片的盈利。

再加上由於監管收緊而導致的藝人經紀業務收入的驟減,北京文化2018年財報的差強人意還是有跡可循的。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2

透過現象看本質:北京文化的不確定性

看到這裏,您應該已經明白,看待壹家影視公司的表現,並不應該簡單地根據其中某壹兩部影片的表現而蓋棺定論。

在北京文化的爆款片背後,不僅有其他業務條線的問題,更有深層次的“不確定性“存在。

首當其沖的就是股價的急漲急跌“過山車“和背後股東的屢次異常減持。

有心人壹定都還記得2017年的票房冠軍《戰狼2》上映後,北京文化據外界推算賺了1.67億元,遠超當年凈利潤的壹半,而其股價受此影響,在壹周的交易範圍內暴漲超50%,公司市值壹度飆升50多億,股價接近翻倍。

可是沒想到壹周之後,北京文化股價突然下跌,從20塊來到15塊,後來又跌到10塊左右。

壹年之後再看,原本《戰狼2》上映時的20元已經被腰斬成了9元左右。

這樣的過山車後來再次發生,在2018年7月中國電影裏程碑之作《我不是藥神》上映的時候,出品方之壹的北京文化再次表演了過山車絕技,在2018年7月9日股票壹度沖到17.18元的階段高位,未曾想壹周之後股票又再度回落至9元附近。

到了下半年,這樣的過山車又再次發生在了《無名之輩》上映的周期,北京文化的股票又來了壹次跌宕起伏。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從這三次的過山車行情中,稍有常識的股民都可以很明顯地發現壹個規律——那就是每當出現熱門影片時,北京文化的股價總是在短期內暴漲,然後又迅速回調,而長期來看其股價本質上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於此相對應的,就在北京文化股價波動的情勢下還會出現高管減持的現象。

2019年1月18日到30日期間,壹支名為“陜國投·聚寶盆98號”的信托計劃共減持北京文化六次,持股比例由原本的3.48%降至1.34%。

公告稱:“因市場融資環境緊張,信托計劃期限屆滿,經與信托計劃資金方多次協商延期等處理方法,雙方意見未達成壹致”。

值得壹提的是,這次北京文化的減持不是管理層有意而為之,而屬於信托計劃到期的被動減持。

而上壹次的大規模減持,就不是被動的了,完全屬於高管的主動放水,讓眾多“散戶”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2017年7月27日,《戰狼2》上映,幾天內北京文化每股股價由15元拉升至20元,未曾想壹周之後的8月,北京文化發布董事、高管的減持預告,公司的五位高管將合計減持公司總股本近0.2%,按照當時的折價,合計減持的股份價值超過3000萬元。

被動減持也好,主動減持也罷,如果是值得長期持有的股票,沒有人會選擇輕易放棄的;無論是機構還是高管個人都選擇套現,最終只能說明壹點,那就是大家其實並不是那麽篤信北京文化的未來價值。

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為何無法“爆款”

另外壹個重大的不確定因素是,北京文化的財報很大程度上並不是由其電影票房決定,還有諸多不為外界熟知的因素在左右其財務表現。

從過去兩年的財報來看,2017年,北京文化實現營業收入13.2億元,同比增加42.57%,但是實現歸屬凈利潤3.1億元,同比減少40.59%。到了去年,營收卻突然下降了10%,凈利潤卻同比增加了5%。

如此大幅度的反復其實是由電影票房以外的因素決定的,從2018前三季度來看,北京文化業績貢獻最大的竟然是其電視劇業務,同期增長428.52%,而2017年同期這壹業務的數據卻非常低,靠的倒是藝人經紀業務在支撐。

與此同時,2018年北京文化的旅遊收入伴隨著藝人經紀收入占比也出現了明顯下降,兩方疊加的占比從2017年末的93%,下降至了只有25%左右。

這樣的巨幅變化也完全在外界預測之外。引人註目的是,北京文化還在2018年以三千萬將旗下的艾美影院賣給了恒大系,算是再次大幅度調整了影院收入的規模。

因此,我們可以發現,北京文化的財報中體現著極大的不確定性,無論是股東持股,或者是業務收入板塊的占比,收入來源等,有太多超越爆款影片的因素在左右著這家公司的財務表現。

也正是由於這樣的復雜性和不確定性,(投黑馬Tou.vc專註於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所以老是押中“爆款片”的北京文化,財報卻壹直沒有辦法做到相同程度的“爆款”。

這也提醒了我們,對於影視公司的實際表現,絕不能“以偏概全“,必須透過現象看本質。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