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
当前位置:時尚娛樂 > 時事熱點 > 正文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焦慮和笑點,好像從來沒有這麽熱鬧地活躍在日常生活中過——別誤會,我是說,它們像流水線般批量生產出來,然後順理成章滑到妳的面前,又被時間批量淘汰(可能有壹些會不幸地進入春晚這種老年笑點場合)。

“同齡人正在拋棄妳、妳是被花唄/遊戲/抖音毀掉的年輕人、別在最該拼搏的時候選擇安逸、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妳今年都多大了、比妳有錢的人比妳還努力”。

高壓的生活狀態下,各種為當代人減壓的喜劇也相應有了繁榮生長的土壤。

近幾年喜劇明星爆發式被捧上高臺,(投黑馬Tou.vc專註於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相聲界的郭德綱、脫口秀界的李誕、喜劇電影界的沈騰。

德雲社、吐槽大會、開心麻花,都成為國內喜劇類節目現象級產品。

對於焦慮的當代人,吐槽已經成為新的喜劇形式,各類二次創造中,人們也開始自制笑點。

壹個現象是,如今的笑料越來越多是「次拋型」,看過以後再看就不再好笑。這或許和互聯網盛行的二次創造有關,流行語、表情包、鬼畜、短視頻,往往只是在原有素材的重復和簡單的「錯位」。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圖/鄭舒雅)

社會行為學的角度把發笑的原理歸結為「優越論」,柏拉圖、亞裏士多德、霍布斯都可以為這個理論站臺。妳笑話人家,是因為人家不如妳,有了優越感,就開心。

為了讓妳有優越感,笑星們見天兒自我貶低,日本諧星界,內褲男、爆炸頭、大粗眉隨處可見,東北的二人轉也是可勁兒扮傻裝笨。

看到壹個段子,看懂的人瞧不起看不懂的人,看懂後不以為然的瞧不上看懂後大加贊揚的,那種“只有具備化學專業知識/法律知識/日語知識/二次元知識的人才能看懂”的笑點,都是能收獲更多的優越感,從而更被小圈子裏的人人推崇。

黑色幽默、諷刺、高級黑,那些需要繞壹個彎才能明白的笑點,會讓妳在理解之後更有優越感,所以知識分子們總更瞧不上那些直白淺顯的笑話。

卓別林時代,人們對嘲笑富人抱有很高的熱情,因為絕大多數觀眾都是窮人,普通人樂於看到有錢人倒黴。

如今的笑話裏,即便是對馬雲和王思聰的調侃,也常常透露著媚俗的傾向。

西蒙·克裏奇利在《妳好,幽默》寫道:“笑話可以被看成是社會壓抑性的表征,研究笑話就可以發現這種壓抑性,換句話說笑話讓我們發現我們可能正是自己不想成為的那種人。”

弗洛伊德把人發笑的原因歸結為某種「壓力的釋放」,當妳感到某種危險或緊張並不會對妳造成傷害時,妳就會因為「壓力解除的確認」而放松下來,開始大笑。

脫口秀裏經常會故意冒犯對方,制造短暫的緊張感,之後再解除這種緊張。

矛盾的是,那些教妳怎麽處理好人際關系的溝通方法,往往告訴妳要尊重對方、不要冒犯對方、避免沖突。所以那些彬彬有禮的人總是缺乏幽默感的人。

那些因為被冒犯到就耿耿於懷,不願意把壓力釋放掉的人,也總跟別人笑不到壹塊兒去。能壹起笑的人,總是時不時挖苦對方缺點,但並不真的介意這個缺點。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圖/鄭舒雅)

伯格森在《笑的研究》裏認為,壹旦某人給我們以「他是壹個物」的印象時,不隨著實際狀況而做出適當調整,僵硬又機械,我們就會發笑。

這種僵硬的說法,可以解釋為什麽如今社交網絡上的笑料,往往是從負面的視角出發,把註意力放在那些看似呆板的東西上。

比如“男友的拍攝技巧能差到什麽程度”、“大姨媽來了,男友都是怎麽作妖關懷女友的”、“父母對孩子是怎樣花式逼婚的”、“爸媽的伴手禮審美能野成啥樣”……

在這些笑料裏,男友總是壹副“攝影天賦為0、堅持不懈地把女友的半顆腦袋撇到鏡頭外、審美止於格子襯衫”的形象,父母總是“花叢頭像最愛、甲方審美轉世、沒帶女婿/媳婦回家就只用眼白看妳”。

細心體貼顏美身健技術精湛的男友是不具備笑點的,開明大方睿智慈祥的父母也不適合作為幽默素材。被拿來取笑的總是有某種固定缺陷的事物上。

湯姆永無休止地追趕傑瑞、男友永遠都記不住妳的口紅色號,妳跟不上時尚的二大爺永遠是妳跟不上時尚的二大爺,笑就產生了。

康德、叔本華、克爾凱郭爾則更認同「不協調論」,幽默產生於跟我們期望的矛盾,也就是「因為某種不協調而產生的意外感」。

卓別林認為:“喜劇就是把相反的兩樣東西放在壹起”。比如騰格爾去唱蔡依林的《日不落》、愛因斯坦的吐舌頭照、日本的水手服老大爺、成龍的春麗裝扮,都是因為這種不和諧感而讓人發笑。

壹個好的笑話段子的首次出現,總是意味著對某種常規的打破,通過微型的陌生化策略,來讓我們更加熟悉日常的世界。

這就有了另壹個問題,幽默的高低要怎麽區分。蒲柏認為“幽默是思想的正確和表達的靈巧”,老舍覺得“幽默的心態就是壹視同仁的好笑心態”,很符合人人平等的主流價值觀。

好的幽默自然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優越感去嘲笑他人而存在的,當代人熱衷的毒舌可以分兩種,壹種是幫著自己罵異己,咪蒙的《致賤人》是代表,壹種是幫著自己罵不公的,都會讓自己產生優越感。

而這個時代的特征之壹就是任何權威都能被解構,什麽都能拿來開玩笑。

量產化的幽默由於總是在已有的套路裏運作,就很容易成為只是在強化某種刻板印象和優越感,把臉譜化的變得更加臉譜化,把受欺淩的變得更受欺淩。

就像美國的種族主義笑話、男性至上笑話、地域歧視笑話、郭敬明身高笑話、綠帽子笑話、直男癌笑話、程序員格子衫禿頂笑話。

我所整理了幾種常見的互聯網笑料制造方法,以供參考: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圖/鄭舒雅)

1

段子流水線

段子手們通常都會先為妳制造壹個鋪墊,把妳的思路往某個方向引導,之後再拋出跟妳預期不同的包袱,產生意外感,從而笑出來。這種鋪墊加包袱的做法十分常見,在中國相聲裏叫做「三番四抖」,在西方叫做「Rule of Three」。

具體操作:

虛假對比,描述壹個我不認同的主體/觀點,再反轉其實很贊同。

比如王爾德的那句“我年輕時以為金錢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等到老了才知道,原來真的是這樣。”如今已經成為段子手們用爛的梗了。類似的還有

“真羨慕那些喝壹瓶可樂就能快樂起來的肥宅青年,像我這樣的肥宅中老年,得喝兩瓶”;

“特別瞧不上那種敲2個章就在工位上虛度壹整天的工作,簡直是混吃等死三十年,如果看到那個老板發這種招聘,請聯系我”;

或者把鋪墊直接交給人們熟知的流行語、古詩詞、經典臺詞、俗語,再把後句替換掉。人們越熟悉,誤導性就越強,意外感就越大。

“垂死病中驚坐起,想起今天要上班”

“夜闌臥聽風吹雨,不如自掛東南枝”

“條條大路通羅馬,而有些人就生在羅馬”

另壹種方法是制造前後矛盾

比如黃西的段子:

“上帝讓我成為了無神論者”

伍迪艾倫的:

“我不相信死後有生命,但我還是會帶上換洗的內衣褲”;

“這裏的東西太難吃了,而且分量太少了”;

“人生不美好,並且很短暫”

第三種套路是否定自己型扮傻,就是表面上在吐槽別人,其實吐槽了自己,比如:

“世界上只有三種人:會數數的和不會數數的”;

“我最討厭兩種人:壹種是種族歧視的,壹種是黑人”

高開低走,鋪墊用正面地、積極的、書面崇高的,再拋出接地氣的、負面的、生活化的包袱;比如伍迪艾倫的:

“若要誠心誠意地去愛人,就必須堅強,但又溫柔。要多堅強?我覺得能舉起五十磅就可以。”

2

語言的錯位

把有特點的某種語言風格嫁接到另壹個場景裏,就會產生錯位的喜劇效果。常見的比如:

翻譯腔/輕小說腔/4A腔/東北腔…描述壹個人們都熟悉的場景

老式英語翻譯腔裏的“真是見鬼、嘿我的老夥計、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敢打賭、踢妳的屁股”、日式輕小說腔的“吶、即便是這樣的我,也應該有要守護的東西吧”、東北腔的“艾瑪、老鬧心了、噶哈呢、我妹瞅啥”、臺灣腔的“蜀黍、醬紫、超扯”以及大量的“誒、啦、吼、蛤”語氣詞、4A腔的中英夾雜都深入人心,用這些腔調來描寫中國神話故事、金庸/魯迅小說、為流浪地球配字幕、拜年短信、朋友圈留言,都有喜劇效果。

在平時的聊天中,把常用詞句換成其他語言的慣用語:

“謝謝”換成“蟹蟹”

“手機”換成“行動電話”

“上網”換成“網路沖浪”

“大家好”換成“大紮好”

“叔叔妳落東西了妳手機還在桌上呢”換成“蜀黍尼辣dóng西了尼嗖機害葛桌上呢!”

3

吐槽已經成為新的喜劇形式

吐槽常用的手法,發生壹件事,有壹個嘲點,聯想到人們十分熟悉的最具這個嘲點的代表,再進行關聯。

比如想吐槽電視節目制作得都很爛,可以聯想到爛得像垃圾,再進壹步,它就是垃圾制成的,伍迪艾倫的段子:

“在比佛利山,他們從不扔垃圾。他們把它變成了電視劇”

比如想吐槽妻子做的點心太硬太難吃,可以聯想到硬得像鐵塊,再把它放入有畫面感的細節裏,就像伍迪艾倫的:

“我妻子請我品嘗她首次所做的蛋奶酥時,不小心把壹勺掉到我腳上,砸斷了幾根小骨頭。”

4

日式冷笑話

日式冷笑話,壹種為圖片配吐槽文的笑話形式。

日式冷笑話源於日本漫才,圖片為逗哏,配文為捧哏,關鍵在於聯想,對正常正面事物的歪曲和荒誕的理解。通常可以分為故事向和抖包袱向。

故事向即看圖編壹句話故事,但通常是故事中“主角遇到麻煩”的橋段,因為我們會下意識的從對方的倒黴事(或者僵硬狀態)裏收獲優越感和快樂。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日式冷笑話常用「錯位」來營造幽默感。本質上也是為了設計出某種「意外感」,因為圖片的場景各異,無法引起共情,因而需要用人們有共同記憶的事物來配文,比如用哆啦A 夢和柯南的臺詞,來為角色配上字幕。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異讀,(投黑馬Tou.vc專註於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給圖片做違反常識的解讀。比如把圖片人物身體的壹部分當做物品,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或是把圖片上的角色比成日常中十分常見的物品,比如壹個把身體扭作壹團的瑜伽練習者,配文“從包包裏拿出來的耳機”。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互聯網上的幽默,如何成了流水線上的商品?

笑點、焦慮和分析都無窮盡,今天就到這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