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
当前位置:時尚娛樂 > 時尚前沿 > 正文

我寧願胖死,也不想再減肥了

原標題:我寧願胖死,也不想再減肥了

前兩天, #楊冪身材#又上熱搜了。

在最新的機場私服照里,她穿著露臍短上衣,下身搭配闊腿褲,玲瓏有致 瘦而有型。各大營銷號們在轉發這組私服照的時候,毫無例外地搭配了類似的文案:

看看楊冪的身材,你還吃得下去嗎?

評論區里的網友留言也大致是這樣的畫風:看看楊冪吧,還敢吃嗎?

每年夏天,減肥都是社交網絡上常說常新的話題。

大概從五月起,微博就陸續為我們提供瞭如下的熱搜:章子怡吃面只吃四口、周冬雨吃播每個菜只嘗一口、舒淇靠意念減肥……

全網都在著力渲染女明星們如何剋制自己的食欲、如何自律保持好身材。

於是,在這樣一陣向女明星看齊的減肥風潮下,很多人都對著滿屏的筷子腿和螞蟻腰低了頭,嚷著要自律一點,要放下點下午茶和夜宵的手。

有身材管理的意識當然不是件壞事,但當全網的年輕人在營銷號的影響下將女明星的身材當作減肥範本時,我隱隱覺得有些不對。

是女明星們的身材不夠好嗎?當然不是。

女明星是娛樂市場千挑萬選出來的,向大眾販賣關於身材和臉蛋想象的容器,所以身材臉蛋無論如何都不會太差。

所以是哪裡不對呢?

我們先來回憶一下,當營銷號們勸我們減肥的時候會說些什麼:

“瘦了全世界都是你的”

“不讓自己瘦死,就被別人笑死”

“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手拿起勺子往自己嘴裡放多少飯的話,那你什麼事都做不成”

這種煽動性的話術是不是很熟悉?恕我直言,這簡直就像一場大型的洗腦營銷。

營銷號們將減肥和意志力掛鉤,制身材焦慮換取流量,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但其中最讓我難過的是,它全然不顧個體的體質差異。

大家都知道“上鏡胖十斤”,鏡頭會把人臉拉寬。

在熒幕里看起來只是偏瘦的鄭爽、佟麗婭,偶爾被接機的粉絲拍到,全變成了紙片人身材,已經瘦到了嚇人的程度。

瘦成這樣,已經不光是自律或者努力的原因了,這很明顯是體質的差異。在普通人中間,也沒幾個人擁有這樣的過瘦體質。

何況,對明星來說,保持好身材是她們的業務要求,也是一種職業道德。

在普通人這裡,A4腰、馬甲線、天鵝臂……卻只是錦上添花的加分項,並不是必選項。

畢竟我們不用每天面對鏡頭,如果非拿女明星的那套身材標準去苛求自己,豈不是自討苦吃?

作為一個易胖體質的人,我也被體重問題困擾過。

大概從青春期起,我就開始發胖,一度胖到過130斤。對一個個子一般的女生來說,這樣的體重幾乎是個災難。

在高考體檢的時候,體檢老師當著全班人的面報出“65kg”這個數字的時候,我恨不得當場遁地逃走。

之後,我開始減肥。從一天三頓正餐一頓夜宵和無數水果零食,到一天只有一瓶酸奶、一個蘋果,這樣的日子,我大概堅持了一個多月。

好不容易熬到高考結束,我往家裡的體重秤上一站,“64kg”,簡直覺得天旋地轉。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基因的原因,我外婆家的小孩全都體重偏重。所以即使我已經那麼努力了,餓到幾乎暈倒在早自習的課堂上,一天只吃一個蘋果,也還是不行,就是瘦不下來。

對喝口水都能胖的體質來說,要想減掉一斤的體重都簡直難於登天。

所以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都陷在體重帶來的巨大自卑中。覺得自己簡直就不配活著,人生一片灰暗。

到現在已經過去四年了,我依舊沒有變成一個瘦子,但我已經想開了,我決定放自己一馬。

因為體質問題不是我能改變的,更不是我的錯。攤上這樣的體質已經很倒霉了,難道要因此自己把自己的人生全盤否定?

說起來,減肥好像挺簡單的,無非就是“管住嘴,邁開腿”。實際操作起來,真的不容易,這是一件很消耗意志力和時間的事。

“管住嘴,邁開腿”,說白了就是餓加練,用強大的意志力抵抗饑餓,對抗生物本能。

真想瘦下來,什麼過午不食、戒糖戒碳水已經是基本操作了。市面上還一度盛行什麼“黑咖啡減肥法”“哥本哈根減肥法”“21天蘋果減肥法”……

大一那年,這些方法我基本試了個遍。老實說,也不是沒有效果,只是跟付出的代價相比,有點得不償失。

減肥的那段時間,我根本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因為餓,餓到渾身沒勁,每天只想躺在床上。思維也變得很慢,根本沒辦法思考,上課經常跟不上。

所以努力了一個學期,我雖然減下了差不多十斤,但掛掉了兩門課,還差點兒因此得了胃炎。

現在坐在這兒復盤這段經歷其實很後悔。如果當初減肥花費的這些時間去做別的事情,沒準兒早就開闢出了一個新天地。

這個世界對年輕人的苛刻,不僅僅體現在身材管理上,它給我們上了太多的枷鎖。

比如輿論會勸導我們最好在三十歲之前結婚,婚前還得買房。因為在出租屋裡結婚太寒酸了,“你們的孩子總不能出生在出租屋裡吧”;

比如現在的整容業這麼發達,所以最好人人都整成雙眼皮錐子臉,美得標準、美得千篇一律。雖然看起來沒特色,但一定錯不了;

如果你是個女孩,社會輿論就會暗示你要在三十歲之前擁有一個奢侈品包包。你是男孩,那在三十歲的時候,年薪一定要達到特定的數目。

總之,一切似乎都在要求我們往更好更上進的方向發展。只是,“上進”的定義權卻並不在我們手裡。

最後,我想用《喜歡你》的一幕結尾:周冬雨對著被攔在玻璃門外的金城武問:“我性不性感?我是不是最最性感的人?

據說這不是劇本里原有的內容,是周冬雨的臨場發揮,所以金城武一開始也驚著了。

但他最後給出的臨場答案是:“你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最……普普通通的…..性感的人。

這一幕好就好在,“性感”的定義已經不是大家想象中的紅唇大胸了。

周冬雨輕輕巧巧地拿起這個詞,添上了自己的定義。平胸單薄是嗎?誰說平胸單薄就不能性感了?我覺得性感,那就是性感。

所以,如果這個世界非要對我們有什麼標準的話,那我希望定義這套標準的尺度是掌握在我們自己手裡的。

作者:幸韻,底色鋒利,偶爾溫柔。微博@幸韻啊

不減肥的你

有什麼話想說?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