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
当前位置:時尚娛樂 > 時事熱點 > 正文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今年以來不到10天,國際上就接連中發生了很多大事,有些事是計劃之中的,如巴西總統在1月1日宣誓就職,金正恩對中國進行訪問,中美經貿磋商在北京舉行;但有些事則突如其來,1月7日世界銀行突然宣布,行長金墉將於2月1日提前卸任,屆時由首席執行官克裏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擔任臨時行長……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對金墉的卸任,世界銀行只是作了簡單的宣布,沒有給解釋具體原因。不是忘了,省略了,而是不大好說。

韓裔美國人金墉 1959年出生於韓國,5歲時隨家人移居美國,在艾奧瓦州長大並接受美國教育。其父是壹名牙醫,金墉子承父業,於1991年在哈佛大學醫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之後又於1993年獲得哈佛大學人類學博士學位。

2012年7月1日,金墉接替羅伯特·佐利克,成為世界銀行第12任行長。2016年9月27日,世界銀行執行董事壹致同意任命金墉連任,5年新任期從2017年7月1日開始。但他在距離任期結束還有3年多的時候,突然辭職了,這在世行的歷史上,可以說前所未有。

金墉本人在壹份聲明中表示,他很榮幸能擔任世行行長,世行致力於消除極端貧困。隨著全球貧困人口的訴求提高,氣候變化、流行性疾病、饑荒、難民等問題的規模和復雜性日益增長,世行的工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他卸任後,將加入壹家專註於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投資的機構,並準備到布朗大學沃森國際與公共事務研究所擔任高級研究員。

有評論認為,既然金墉今後會在專註於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投資機構中任職,難道世行的舞臺還不夠大嗎?金墉的這份聲明,雖然透露了壹些他的想法和未來去向,但作為辭職原因,顯然有些交代不過去。他有他的想法,也許更有他的難處。對於金墉突然提前卸任的原因,國際輿論有種種評論,有的猜測認為是其同美國總統特朗普“政見不合”導致了其辭職。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議論之壹,世行太難了,越來越難

世行是世界銀行集團的簡稱,其前身是成立於1944年的國際復興開發銀行。1945年12月27日,世界銀行在布雷頓森林會議後正式宣告成立。次年6月25日世界銀行開始運行,1947年5月9日批準了第壹批貸款,1947年11月成為聯合國的專門機構。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

世行的宗旨,簡單說是兩句話:向成員國提供貸款和投資,推進國際貿易均衡發展。其使命,簡單說也是兩句話:消除極端貧困,到2030年將極端貧困人口占全球人口的比例降低到3%;促進共享繁榮,提高各國底層40%人口的收入水平增長。

世行的目標很宏偉,願景很美好,但要真正實現,談何容易。世行畢竟只是世行,雖然它擁有對世界各國經濟的評估權和貸款發放權,但若沒有強有力的、相應的國際政治機制保障,世行的實際操作遇到的難題很多。

世行成立70余年來,由於國際政治、經濟形勢和世界各國的經濟社會發展都在發生巨大變化,很多情況與世行成立之初的設想、條件、環境不同了,世行如何適應形勢的變化,如何適應國際的變革,如何重新定位工作重點和發展方向,都涉及到很多重大而又具體復雜的問題。也正因為此,世行壹直在左沖右突,艱難前行。

世行需要在世界各國政府間、聯合國各相關機構間、各主要股東國家間、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間,進行不斷協調。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要求,各有各的立場,各有各的期盼,各有各的理由,世行必須要居中遊說,溝通協調,吃力不討好的事並不少。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經濟全球化給世行帶來了契合其宗旨使命的新機遇,也帶來了諸多新挑戰。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最初熱衷於自由貿易,因為有利於它們打開世界市場,有利於西方跨國巨頭進入發展中國家,但隨著全球化的深入,國際產業鏈、價值鏈、分工鏈、利益鏈的不斷調整,新興市場國家紛紛興起,國際力量對比不斷發生變化,西方發達國家從全球化的積極推動者變成了懷疑者、阻礙者,逆全球化、單邊保護主義和國家優先主義的擡頭,與世行的初衷與目標在不斷產生矛盾。

有評論認為,在全球化經濟中,世行的職責變得越來越模糊不清。發達國家指責世行不該把很多貸款再繼續貸給那些經濟快速發展的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因為這些國家可以從本國政府和私人投資者那裏獲得大量資金。發展中國家批評世界銀行在政治上受到壹些西方大國的幹擾和影響,其政策往往趨向這些大國的利益,在向發展中國家引入外部國際資本時,奉行“新自由主義”原則,進行過度的市場經濟幹預,導致有些國家政局不穩,社會西化。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議論之二,世行太大了,機構龐大,效率不高。

世行作為壹個集團,下有5個機構: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國際開發協會、國際金融公司、多邊投資擔保機構、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

世界銀行集團有189個成員國,員工來自170多個國家,在130多個地方設有辦事處。世行有將近30個壹般管理部門,有20來位副行長。如果妳沒有走進世行,妳很難了解世行;如果妳沒有在世行工作,妳無法搞清楚世行究竟是壹個什麽樣的機構和工作流程;如果妳沒有親身經歷,妳無法想象世行的那些貸款是如何確定的,下發的。

世界銀行按股份公司的原則建立,采用加權投票制。在2018年世行增資改革完成後,世行的前6大股東國分別為美國、日本、中國、德國、法國和英國。世行的資金來源主要是三塊:各成員國繳納的股金;向國際金融市場借款;發行債券和收取貸款利息。

中國是世界銀行的創始國之壹。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在世界銀行的席位長期被臺灣當局所占據。1980年5月15日,中國在世界銀行及所屬國際開發協會、國際金融公司的合法席位得到恢復。中國在世界銀行有投票權。在世界銀行的執行董事會中,中國單獨派有壹名董事。

中國從1981年起開始向世行借款。此後,中國與世界銀行的合作逐步展開、擴大,世界銀行通過提供期限較長的項目貸款,推動了中國交通運輸、行業改造、能源、農業等國家重點建設,以及金融、文衛、環保等事業的發展,同時還為中國培訓了大批了解世界銀行業務、熟悉專業知識的管理人才。

世行還擁有世界上最權威的、最專業的世界各國經濟數據庫。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議論之三,世行是否應該壹直由美國掌控,行長只能由美國選派?

美國是世行的主要發起國,並至今牢牢掌控著世行,顯然,美國有美國的想法和目的。按照迄今為止的慣例,世行行長由美國推舉選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由歐洲人掌控。

從1946年6月尤金·邁耶出任首任行長,到即將離職的金墉,世行先後經歷了12位行長,他們的經歷各不相同,有來自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國大銀行的,也有幾位律師,還有擔任過國防部長以及國會議員和州議員的。

但新形勢下,國際上對世行由美國壟斷行長權出現了不滿和挑戰。競爭世行行長的人開始出現。2012年,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提名金墉擔任世行行長後,尼日利亞時任經濟統籌和財政部部長恩戈齊·奧孔喬—伊韋拉和哥倫比亞前財長奧坎波,分別宣布角逐,雖然最後沒有成功,但起碼參與了。這次的競爭,是世行成立這麽多年來,首次有其他國家的候選人與美國提名的世行人選進行公開競爭。

金墉出任世行行長很不容易。作為壹個韓裔美國人,他沒有政治背景,也無在美國和西方大銀行等金融機構工作的經歷。從金墉任職後,從各方面的反映以及世行執行董事壹致推舉他連任行長等情況看,金墉似乎是比較稱職的。

在外界看來,世行行長這個職位,實在是太榮耀太實惠了,但也許金墉本人不這麽看,更不這麽想。有評論認為,在金墉作為世行行長的風光背後,有著許多外人難以知道的艱難。

作為世行行長,他不僅要妥善處理世行內部的各種事務,擺平各種錯綜復雜的關系,確保世行沿著既定的使命任務目標前行,更要小心翼翼地處理好與美國的各種關系,特別是同富有個性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關系。

盡管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已經對壹連串的閣僚表示了不滿,不少閣僚或者被解職,或者被退休,或者被辭職或自動離去,但從目前各種公開信息看,似乎愛發推特的特朗普總統,對金墉尚未表露出不滿。

但有分析認為,“美國優先”的理念,美國從去年以來接連挑起的貿易摩擦,美國對當今和未來世界的理解和追求,以及美國的國際治理與發展戰略及行動,興許與世行的宗旨與使命並不契合。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金墉任職以來,內部註重機構改革,提高效率,講究平衡。在國際上,對消除全球極端貧困,促進共同發展、減輕世界氣候變暖等國際公益項目,態度積極,熱情很高,對世界新興經濟體的支持力度也比較大。金墉多次講過,未來全球發展中,新興經濟體是壹支不可忽視的力量。

有人註意到,金墉比較贊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亞投行和“壹帶壹路”倡議,認為亞投行在“壹帶壹路”上起到了獨特的作用;金墉贊成發展中國家提出的WTO 改革方案,支持全球化和多邊自由貿易,不大同意美國的單邊主義和貿易霸權主義、保護主義。特別是,世界銀行在美國的壓力下,堅持了對發展中國家的援助。

可金墉這樣做,顯然是要冒風險的。在美國當下的政治氣候下,也很難堅持下去。既然如此,不如“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金墉走了,誰會接任?目前還是未知數。也許會空缺壹段時間,也許不會。

世行艱難,金墉很難,後任更難|東方觀察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認為,金墉出人意料地宣布辭職後,可能會在美國和其他成員國之間引發壹場圍繞下任世行行長人選的爭論。不管今後誰將執掌世界銀行,有壹點是國際輿論看法比較壹致的,金墉很難,他的繼任者將更難。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埃斯瓦爾·普拉薩德認為,在維持世界銀行的合法性和相關性,同時堅持特朗普政府對多邊主義的公開敵意方面,世行的新行長“將面臨艱巨的挑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